金石录之蜀盗 第二十八节 消失的宫门

2020-01-16 19:48:40 来源: 渭南信息港

金石录之蜀盗 第二十八节 消失的宫门

一听穆风确定建造六角羌楼的是鬼卧石,我的心里就升起一股寒意,莫名的担心和害怕开始游走全身,甚至给我一种想阻止陈鹏他们,不去六角羌楼的冲动。

就在我担心害怕着,羌楼背后地下传来陈鹏的呼声,“天!你快来看啊!这是怎么回事儿?”

听到陈鹏的呼声,我心里一惊,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敢耽搁,马上叫上小绿和穆风就往坑口跑。坑口,行话,旧时盗墓者对盗d的统称,现在一般用于古玩交易里对器物出土器物的询问,如:这件青铜器出自哪个坑口?意思就是这件青铜器是hn驻马店挖的,还是gs天水出的?

在一旁测绘的唐楠同样听到陈鹏的呼声,也快步跑过去。

“怎么回事?鹏哥!”我一个翻身跳进坑里。

“噗咚!噗咚。。。”

“我靠,我的小天爷啊!不带这样坑的吧!”

随着我们一个个跳进坑口中,陈鹏近乎尖叫的声音传来。原来,雨后的土坑里充满积水,我们下去后直接溅了他们一身,陈鹏平时特别爱干净,最讨厌就是这些泥土粘在身上,以前聚餐的时候,我还笑话他,你一个盗墓的还这么爱干净!结果他的回答更让我感觉有趣,他说,怎么?谁说盗墓就得脏兮兮的?现在社会上你们这种思想的人太多啦!我告诉你,咱们陈家盗墓是一种艺术!

我知道陈鹏爱干净,看着他和郭子一身的泥浆,只得讪讪的摸着鼻子笑道:“嘿嘿,鹏哥,郭子,真心对不住,我们也是听到你们说发现了什么,担心出事才没看清楚就跳下来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哈哈,七爷,我就一粗人,跟你混饭吃这么久啦!弄点泥在身上算什么?就是让我为你挡上三五刀,我郭子也是二话不说!”郭子豪爽的大笑着,抹掉脸上的泥道。

我对着郭子使了个感激的眼色,郭子抢在陈鹏开口之前说话,是为了堵住陈鹏的嘴,别看他长得清秀,宣称盗墓可以优雅,但骂起人来可是会把人说疯,我和郭子深有体会。郭子只是我航口的伙计,对于泥浆的事情都毫不在意,陈鹏和我是世家兄弟,就更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发飙了。

只见陈鹏听了郭子的话后,看着我,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泥,深呼吸一口,像抽烟一样慢慢的吐出气来。说道:“我的小天爷啊!以后劳烦您下坑时注意着点,您这真心是坑队友啊!看在今天有人比我惨都没发话,我就不说什么了,等干完这一票,bj全聚德你可得好好的陪我喝上几席!”

“好嘞,我的陈三爷!您说了算!嘿嘿~”看到陈鹏不生气,我心里好受了许多。

“噗嗤”

泥水中突然站起一个泥人,唐楠一惊,连忙举起手枪对着。

只见泥人伸出手一掌把枪扳开,说道:“咳咳!瞄什么瞄!是我~猴子!”

我心想,是哦!刚才下来后就没见到猴子,他身高虽说不高,但是这积水也不可能把他完全淹没,刚才他一定在其他什么地方。

“三爷,你说得没错,宫门真不见啦!水下泥土太多,想用望气也望不了,只有一个黑漆漆的大窟窿!”猴子喘着气道。

“什么?六角羌楼宫门不见啦?这是怎么回事?”我焦急问道。

原来在我和穆风,小绿他们观察六角羌楼的时候,陈鹏他们拿着铁锹快速的顺着塔基向下挖,奇怪的是,他们越往下挖,坑里的积水就渗得越多,渐渐的快到一人高。

陈鹏他们都是挖坑的老师傅,一看眼前的情况就能猜到,可能是坑下面的宫门塌陷积水,或者就是附近还有其他坑x。于是猴子就潜下去看,结果真的是宫门不见,六角羌楼底部露出一个大孔,里面灌满了泥水。

“宫门的位置是我们陈家历代家主口口相传的,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才对!”陈鹏表情严肃的思考着。

“说不定是走漏了什么风声,不然外面的日本军队也不可能莫名其妙来这个地方!”我回道。

“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再说?”唐楠问道,穆风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水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行,我走前面,你们跟在我后面!”陈鹏说完就大吸一口气准备往下潜。

“等等,先不急!”我伸手拦住陈鹏,把我和穆风在上面的发现说了出来。

“六角羌楼是纯y之地?听你们这样讲,那可得比义庄还可怕啊!”猴子叹道。

陈鹏看了看浑浊的水下,又用眼瞄了瞄天上的太阳,说道:“现在是辰时上午7点到9点,万鬼归冢的时间,进去问题应该不大!”万鬼归冢,民间传说,晚上子时是鬼门关大开的时间,出来在人间游荡的鬼魂必须在辰时之前赶回,不然照到阳光就魂飞魄散

“可是鹏哥,要是六角羌楼里面本来就封着什么东西,现在进去,咱们和它不正好打个照面嘛?”小绿疑惑的道。

“小绿说得有道理,这的确说不清,要不这样,我们把人分成两组,一组在外面坑口守着,一组跟我进楼,你们看怎样?”陈鹏问道。

“我看行!“唐楠马上赞同的道,我估计他听了我们的分析后,害怕再遇到像影魁一样邪乎的东西,陈鹏这个决定正合他心意。

“咱们一共7人,要不这样,穆风,天,郭子,你们跟我一起进去,唐楠还有猴子,你们陪小绿在外面等着,顺便护住坑口。羌楼的石头对信号有屏蔽,我们每人带一颗信号弹,如果遇到麻烦,就往宫门丢,你们也一样,如果遇到什么危险,马上把信号弹投到水里,我们看见亮光就会尽快出来!”

陈鹏说完,没有任何停留,用塑料袋子将手枪紧紧包裹起来,以防待会潜水时水进入手枪,不能正常使用。接着,等大家都收拾好后,陈鹏对着坑上的猴子,唐楠和小绿一挥手,说道:“我们下去看看就上来,回见!”

“你们小心一点!”小绿担心的叮嘱道。

“三爷,你放心,这坑口外面有我守着,没问题!”猴子高声回答着。

“兄弟,等你们回来!”唐楠对我们挥手道。

说实话,自从刚才在上面发现六角羌楼竟是y极失基的风水构造,我的心里就生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担忧,总感觉在这座塔楼里,保留着我们不曾了解的存在。

思考间我悄悄看向陈鹏,别看他脸上和小绿他们说笑自如,从他渐渐急促的呼吸我就明白,其实他的内心一样紧张,只是一个是为了面子,毕竟探寻大西国密藏的道路才刚开始起步,不能现在就表现得害怕,二一个原因是不想让唐楠他们担心。

“走吧!我们争取午时前出来!”陈鹏说完就深吸一口气潜入水坑中。

我和郭子对视一眼,狠吸一口气,和穆风一起一头扎进水里。

水虽然不深,但是由于在土坑中,夹杂着太多的泥土,电筒在水里照去,一片昏昏沉沉,只能隐约的看见下方陈鹏包着气,站在一个巨大的d口向我们招手。

我们快速的游到陈鹏身边,摆动的脚步下,是一个卡车头大小的窟窿,郭子用电筒向里面照s,试图看见点什么,然而窟窿里面的黑暗就像能吞噬光线一样,照进去的光芒最多能进几寸,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如果这时有人告诉我,”唐先生,欢迎您来到奇幻海底世界,下方是一个海底dx”,我会毫不犹豫的相信,这种感觉太像了,都是寂无声息的黑暗。

穆风游动到窟窿口,用手慢慢的在边缘滑动着,似乎在探索什么。我们好奇的盯着他,经过影魁之战,穆风在我们的心里已经是一个看不到深浅的人物,好像对于我们经历的一切,都在他意料之类一样,永远都是这样不慌不忙,但是却能处理得很好。

这时,穆风对我们闪了两下电筒,意思是有情况,让我们赶紧过去。

大家聚拢后顺着穆风的手指看去,只见微微泛红的泥土下面还残存着一些青石板,青色的石面上雕刻着蝙蝠,蟠桃,寿山等花纹,应该是宫门的边缘部分。

仔细看去,在青石板断裂处的边缘部位,有着暗淡的黑色油笔勾画过的痕迹,有直线也有弧线,甚至在石板中间碎裂程度较高的地方边缘,还隐隐约约有着一个圆圈,里面标记着一把叉。

郭子看到眼前这一切,对着我们吐出一串气泡,接着从裤腿拔出军刀,直接在石板上刻画起来。这些青石板应该放置时间很久,被郭子这样一划,顿时在水里升腾起一股股灰白色的石料,我们赶紧把眼睛闭住,否则这些粉末进入眼睛,就算不瞎也是半残。

等到水里扑腾起来的烟气散尽后,我们看到青石板上歪歪扭扭留着两个汉字,“搬山”。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看着郭子,露出疑惑的表情,陈鹏也是一样。郭子见到我们表情,马上一脸焦急,正对着我们,将双手十指交叉,然后迅速分开双手,同时嘴里再次冒出个大气泡。

这一次我终于明白郭子的意思,连忙对他竖起一个大拇指,表示收到。郭子以前在特警部队服役时是排爆高手,他的意思是这些油笔墨线是搬山道长爆破宫门时圈定的着力区域。宫门变成现在的大窟窿,就是搬山道长用炸药炸的,六角羌楼之前有人进去过。搬山道长,南方地区建国前有着一批盗墓者,自称搬山道长,开墓凿d都用炸弹定点爆破,听说其中个别技术高超的,不仅爆炸声音小,炸出来的盗d内壁也是光滑规矩的圆形,根本没有塌方的可能,而且可以直接炸到棺椁的正上方。由于使用炸弹可以节省许多人力,所以他们活动时人数较少,一般就两个人,一个自号搬山道长,一个号称卸岭仙君。也正是由于人数较少,现在这一流派的人已经渐渐消失

陈鹏盯着脚下的黑窟窿,把匕首抽了出来横拿在手上,脸上露出些许怒气,毕竟搬山道人竟然敢跑到陈家的禁地动土。

只见陈鹏表情严肃的看了看四周,对着我们一挥手,率先钻入黑窟窿里,电筒在前方照出一束束光柱。

长春看牛皮癣专业的医院
天津有哪些骨科医院
贵州癫痫医院哪好
日照妇科专科医院
遵义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