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仙书 第48章、连胜

2020-01-17 15:01:06 来源: 渭南信息港

造化仙书 第48章、连胜

不是李孟看不懂黄晓峰的暗示,而是他不能看懂。

一百块灵石啊!

“师兄,请。”李孟更进了一步。

“请。”

黄晓峰不得不迎战,比起被李孟打败,还是山门的门规更可怕一些。

他看了眼方天,丢下了自己的配剑。这剑可是他好容易才弄到手的。即便是以百强弟子双份贡献度的奖励,他也是刚刚才攒出一把兵器来。

这剑他都没有捂热乎,便不得不放弃了。不是他划拳脚更好,而是他看出来了,仅仅是拳脚,李孟一招便放倒了方师兄。自己拔剑在手,又有什么用呢?引他出剑吗?扎了个窟窿,怎么办?

黄晓峰甚至都做好了,被李孟直接打昏算了。

他的表现,让李孟不得不放缓脚步。

“徒儿,怎么了?为什么不一击击倒他?”

李孟出手了,却没有一击击倒黄晓峰,这让老人发了急。

李孟无奈传音道:“师父,现在他都不敢比了,后面我还怎么打?如果引出执法长老,命我越过众人,怎么办?师父,咱的目的可是灵石啊!”

李孟甚至都想过,他如果把这些灵石攒下来,到与杜洛赌斗的那一天,他相信他绝对会让杜洛大吃一惊的。

这便是钱生钱了。

至于杜洛有没有这么多的赌资?

与他熟吗?管他去死,就是他把自己家族的灵石脉都赔了自己。李孟……会直接笑纳了。

所谓的腹黑,不就是胸有成竹,下手要黑吗?

“对对!我怎么忘了这个了。”老人也拍拍头,十分地赞同李孟。

怪不得李孟会这么吸引他,感情一对的“腹黑”师徒。

李孟对黄晓峰出手,没有对他使用拳韵,而是对着云掌。这样一来,黄晓峰惊住了。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打算,但是他现在却明明出手了。这是为什么?

这便是灵气与真元的差异了。因为只有把灵气炼化为真元,那才会是自己独一无二的力量,否则与外界的灵气并没有多少的区别。

既然是与外界一样的灵气,是调动外界的灵气,还是调动他自己的,与李孟都没有多少区别。

“韵”为道之“韵”,道为万物主宰。灵气一样,人也一样。

云掌其实就只有一掌,翻天云掌。

一掌拍出,云气升腾。

但是黄晓峰最惊讶的是,他也曾经想过修习云掌,只是没有成功。

然而这一次,云气过经通脉,竟然那么容易地便使出来了。这简直比他到内院听课,还要有用。

见此,黄晓峰哪儿还不明白,自己与李孟的差距都多大,这分分钟是做个传功师兄,也绰绰有余啊!

“多谢师兄指点。”

黄晓峰也不是没有个眼力劲的蠢货,没有眼力,他也不会呆在九十七强了。

在内院时,他便听传功长老说过,功法修至融会贯通,便可以指点其他人,帮助其他人在这一门功法上突破了。

只不过一直以来云门的竞争机制下,并没有这么干罢了。

“多谢师兄指点。”

正因为没有人帮助其他人突破,李孟的做了,才更容易获得他人的感激。这一次,黄晓峰叫出师兄来,不仅清晰,而且心甘情愿。

“不!我并没有指点你什么。毕竟我自己可不会云掌。”

李孟说的是实话,修士的功法,既有吐纳、使力的技巧,更有着道痕、道韵。

道痕,决定着功法传世。道韵决定了与天地世界的呼应。

李孟只不过与方天交了下手,他当然不可能一下子便学会了。他所使的不过是太极拳的借力打力罢了。那丝的道韵所带来的只是类似云掌的回力。

可是黄晓峰却不这样想,他显然把李孟当成了品德高尚的师兄,施恩不求回报。

他抱拳低头,默不作声,只以行动表示他的恭敬。

李孟看他的样子,摇摇头,向下一座茅庐进发。

黄晓峰抬起头来,心说:这才是师兄(的样子)!这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修士!

李孟哪儿知道自己的行为竟然完美地诠释了别人心目中的高大上,使得黄晓峰拜入山门后,对修士的失望之心,又重新复活了起来。李孟只是在继续着他的挑战。

第九十六……

第九十五……

虽然李孟不再一招击倒了,但是他确实是在前进着。

没有了一招击倒的震撼,却无疑让所有外门弟子沉重着。

人与人之间,一次击倒是震撼,震撼之后,似乎好像百强弟子也不怎么样,自己似乎好像也打的过。但是当李孟一个又一个地打过去后,他们的心,也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沉重起来了。

更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每一个被他击败的师兄们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很尊敬他似的。

“难道这便是真正的向道之心吗?不以身份,不以入门长短,达者为先。”

“我们是不是误会了百强师兄们了。”

无疑,这引发了一次外门弟子们的集体思考。

因为每一个有所得的百强弟子,都没有向外嚷嚷,他们得到了什么。

你说,你被人打了,你不仅不生气,反而很感激那人似的。似乎好像除了这样的解释,就没有其他解释了好不好?

至少在一应外门弟子们看来,就是这样。

第八十八强,败!

第八十七强,败!

第八十六强,败!

第八十五强,败!

李孟停了下来。

“如果加上前面的百强、九十九强,不是一口气打倒了二十五强了吗?”

李孟停下,不仅没有师弟表示不满,反而是一副惊讶的哗然!

人与人之间,还用比吗?

像自己,只想打落一个百强罢了,而人家直接从底层打上去。一个接一个的打,这肯定不会是灵根克制。也不会这么巧,二十五人全克了。

“徒儿,怎么不打了。”倒是老人,看的正爽,自己徒弟却不打了,多少有点儿不满。

“没气了。”李孟回他。

李孟当然不是真的没气了,然而他总要留下一点儿灵气自保吧!万一有那投机取巧的,跑过来捡自己这死鱼,不留一点儿,真被捡了死鱼,不是亏大了吗?

无极县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大学附属铁二院分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牛皮癣医院哪好
南京牛皮癣治疗方法
扬州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