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刻大师 第一百一十七章 地精哥布恩

2020-01-16 21:50:53 来源: 渭南信息港

魔刻大师 第一百一十七章 地精哥布恩

第一百一十七章地精哥布恩

“你......你刚才用巴掌把他拍晕了,这怎么可能呢!人怎么可能用手打碎一个三阶剑士的斗气?”托克顿怎么想也想不通,走了一路终于憋不住了,可怜兮兮地问道。

“哦,他伸着脖子,我忍不住就拍了......”莫雷咂了咂嘴说道。“他为啥不直接砍我呢,把剑举这么高干什么。”

“不对吗?”托克顿闻言惊奇道。“那是相当标准的剑术姿势呀。”

“呃,你说的也没错,可是他当时离我这么近,这样不是太傻了。”托克顿眼睛一瞪陷入了沉思,莫雷看他这幅模样不禁都懵了――佩兰顿人的思维方式真的很让人费解,简直像是刚入行的佣兵新人一样。

“你们每天难道就只是在锻炼斗气?没和魔兽交过手吗,这里离魔兽森林不远,与魔兽打交道是很常见的吧。”

托克顿尴尬地说道。“除非签死亡协议,不然学院不准学生进森林深处,那很危险的,哪有几个人愿意去......我姐姐以前倒是去过,不过她回来以后就再不同意让我去了。”

“剑士和人厮杀的时候,怎么可能每一剑都按照基础剑术姿势来的。”莫雷摇摇头的说道。“决斗又不是砍稻草人,塔利尔的剑士做学生时,一般都会选择当两年佣兵,磨练磨炼实战技巧。练习基础剑术的确很重要,但厮杀时更重要的还是眼力和经验。”

“做学生的时候就兼职佣兵?”托克顿难以置信地看向莫雷,看到对方点了点头,他忍不住惊讶地张了张嘴。“不会吧,那要是当佣兵死掉了怎么办。”

莫雷缓缓敛起了笑意。“......那就死了呗。”

“前辈,你是塔利尔人吗,早听说过塔利尔的剑士虽然斗气差些,但剑术普通都很强,难道就是因为当佣兵的原因?!”托克顿好奇地说道。“前辈你和我说说塔利尔剑士的事呗!”

“别,别叫我前辈,让人听到显得我好像很老一样,”

托克顿为难地说道。“那我叫您什么好?”

莫雷看着这大汉浓密的大胡子,都有些无语了。“叫什么都行,至少别叫我前辈!”

“大......大哥!”

要是在喝水否则搞不好当场就要喷出来了,这句话简直让人猝不及防,惊得莫雷差点被唾沫呛到。“咳咳咳,你多少岁了,怎么叫我大哥!?”

没想到托克顿闻言脸色一红,用那粗野的男性嗓音不好意思地说道。“前几天刚过的生日,今年我刚好十七岁,您叫我小托就行......”

“大哥,您能陪我过两招吗!我最近老觉得剑式不对,您要是有空能不能帮我看看。”

跟着大胡子走了一会儿,莫雷发现他搞不好真的是十七岁......不,也许十七岁都是虚报的。虽然看起来长得五大三粗,但这人内心简直是个好奇的小屁孩,问的问题实在令人不想回答。

我不是剑士啊......咋帮你指点!

“大哥,你平时住在哪儿,怎么刚才会从森林里出来的,难道是某个山洞?”

我......

“大哥,你怎么不找牧师呢,果然是因为最近很拮据对吗!那群牧师收费的确太贵啦,简直就是吸血鬼呀......对了大哥你身上到底哪不舒服啊,说来最近天干气燥的,我也有点儿便秘了!”

......

“大哥!”

“闭嘴!”莫雷生气地捏住了托克顿的嘴。“就是这儿了吗?”

托克顿说不出话,无辜地点了点头。

这里已经不属于佩兰顿内部了了,而是裴特恩城里的一个角落,莫雷两人顺着小路七绕八绕,终于在一个拥挤的穷民区找到了这个地方。

“大哥,你别看这里是穷人区,但姐姐说这个医生是有真材实料的,”托克顿小声说道。“今天我们运气好没什么客人,平时这里据说人满为患呢。”

这是一个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民宅,远远能闻到一股明显的草药味,莫雷看着烟囱里升起来的烟,眉头微微一抬。“白剑草。”

“啊?”托克顿疑惑地看着莫雷。“白剑草是什么?”

“一种治便秘的草药,你也许可以来一点。”莫雷说着轻轻敲了敲门。“有人在吗?”

“进。”里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

走进屋子,莫雷看着周围的环境,心情稍微好了一些,这里虽然不大但却非常干净。一个矮小尖耳朵的绿皮地精站在凳子上,踮着脚在桌上写着什么。它带着一副圆圆的眼镜,看上去有些奸滑的样子。“你要看病吗?”

这房间里杂物不少,尤其是桌上的两个东西最为显眼,一个是不知什么皮做成的棕黄色手套,还有一个有着眼睛图案的水晶球,里面的魔法眼睛还在四处乱转,不知在看些什么。

“我最近不太舒服,想检查一下身体......咦,你是一个巫医?”莫雷好奇地四处看了看。

“你管我是啥,能看病就行了!”被问到职业,那个地精却似乎有些不高兴,不耐烦地说道。“你倒是坐过来呀,离这么远我给空气看病?”

“啊,抱歉!我还是第一次让巫医看病,有点好奇。”莫雷挠了挠头。

“叫我哥布恩先生!”哥布恩说着带上了那只手套。“先谈谈价钱,我负责帮你治好身体,你负责给我两个金币!”

“怎么这么贵!”莫雷一愣说道。

“贵?比教堂便宜多了吧!小子,你要知道我可是在赔本做生意!你要是没钱就赶紧滚蛋!”

两个金币还说赔本,谁信啊!?

“你这也算医生吗!教堂用一次圣水才三个金币!”托克顿瞪着牛铃般的大眼生气地说道。

“不带钱你来这儿干什么,”哥布恩一听嫌贵,一张皱巴巴的绿脸顿时拉了下来。“穷人看什么......”

“砰!!”

一袋钱被用力砸在桌子上,莫雷认真地说道。“三十个金币,给我治的仔细一点,我可不想落下一点病根!”

“好嘞!”哥布恩脸色剧变,瞬间就变得谄媚起来,这剧烈的反差看的托克顿都有些傻眼。哥布恩两眼冒光地接过金币,还悄悄拉开一条缝看了一眼,眼睛都变成了金币形,咧开嘴尖声说道。“客人,保证您满意!不满意嘿嘿,您打我都没问题!”它说着把钱袋用力塞到裤袋里,热情地搓着手。

这货几乎已经把自己是什么人写在脸上了――治不好宁愿挨打,也不提退钱。这种吝啬的性格瞬间让人联想到某种肥胖的猫型生物,要不是和那只有魔法的联系,莫雷甚至都以为这厮就是帕米优假扮的了。“好吧,我是不是得说说我的......”

“不用!”地精哥布恩手一挥,兴奋地拽紧了手套。“既然您这么敞亮,我就用这个帮您诊断,保证准确的万无一失!你先把手伸过来。”

“呃,你想干嘛。”

莫雷将信将疑地伸出胳膊去,哥布恩则抬手搭在莫雷手腕上,得意地说道。“这可是从古老东方流传来的宝贝,不是和你吹,除了我这里你找不到第二家的!”

说来的确神奇,只见手套上浮现出一些古怪的魔法符号,随后那只水晶球竟有联系一般,光芒微微亮了起来,上面隐约显示出一些复杂的文字。

那是地精语,莫雷虽然认得出来,不过对这种语言却并不是很精通,只得好奇地看着地精。

哥布恩本来表情还很得意,可看了一眼魔法球上的文字,不知怎的神色渐渐变得疑惑起来,后来又变成了诧异,最终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这......”

“上面写的什么啊!”托克顿是个急脾气,忍不住问道。

“......你别急!好像有些奇怪,给我点时间再看看!”

莫雷面无表情地坐着,虽然神色很平静,但心里其实却相当紧张。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连续近一周毫无消退的症状,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寻常的吃坏肚子,以自己的体质按说绝不该出现。

如果是什么诅咒也好,巫医可是解除诅咒的行家,在它们面前就算是强大的诅咒也能找到解决之道,怕只怕......

像清心果这样珍贵的魔法植物,本来就拥有着奇异的魔力,虽然药性惊人,但同样难以准确地捉摸,要说有什么致命的隐患......也不是不可能。

自己对清心果其实并不是很熟悉,在逆反山谷又莽撞地吃了这么多,现在想想的确是太鲁莽了。莫雷知道并不是老贵族在害自己,因为他老小俩怪物也是整天在吃。

然而莫雷最近却有些怀疑一个问题,因为那俩人体质显然和正常人不同,现在想想,愈发觉得他们可能是某种稀有,而体质强悍的类人种族......不管怎么说,自己可是实打实的人类啊。

“你最近是不是经常犯恶心?”哥布恩忽然问道。

“没错。”莫雷心顿时提了起来。

“严重的时候是不是还干呕,完全没有食欲?”

“对,”莫雷目光凝重了下来,严肃的问道。“医生,我究竟得了什么病。”

“呃......那我可就说了?”哥布恩看着莫雷,小心翼翼地说道。“听了结果你可别乱来,如果超出你心里预期,可不要一激动伤到我了。”

“不会的,再糟糕的情况我也想过了。”莫雷沉重的说道。“你说吧。”

“好吧......”哥布恩微微松了口气,咧开嘴颤抖着说道。“祝贺你,你有喜......”

“轰!!!”一根粗长的黑枪,蹭着哥布恩的脖子边捅在墙上,轰然将墙体击出一个可怕的大窟窿!吓得哥布恩一屁股坐在桌上,爬起来惊恐地跪倒在那儿!“饶命!饶命!”

“你刚才想说什么......算了不用说了!今天我就杀了这混账庸医,为民除害!!”一脚狠狠地踏在桌子上,整个房子都震了一震!莫雷狰狞地冷笑着,脖子上青筋都鼓了起来。

“哇呀呀呀!救命呀!!你说好不打我的!!”地精惨叫着跪在桌子上。

“嘿嘿,你还想我不打你!今天不杀你我还算什么男人!!”

“大哥别冲动!”托克顿急忙从背后抱住莫雷,大叫道。“这个医生人望很高的!”

“你别拦着我!!”

“饶命啊!!一定是这个仪器出问题了!这个破机器一定坏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地精都快吓哭了,颤抖着急声说道。“我还有别的办法,还有别的办法!!”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郑州性病医院看病好不好
蚌埠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广东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河北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