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是收集民意的重要补充

2019-06-07 21:30:55 来源: 渭南信息港

小儿咳嗽怎么办
小儿咳嗽怎么办
小儿咳嗽怎么办

@王李珏-D381:为民心拳拳,浩然正气顶青天;行踪隐没伏书案,吉祥自在意闲闲;云绕修竹无挂碍,门径通幽向胜缘;抄录坛经传万世,字里行间涌甘泉;功行不懈入定境,德圆法喜礼圣贤;无边烦恼顿歇下,量大能容广开言。

@之之72_reo:蓄须明志真奇士,关爱苍生大情怀。孟浩得其宜矣。

@漫友金城:相比在媒体上的怒发冲冠,私底下的孟浩温和儒雅,他极爱书法,尤擅小楷和行草。

@中国画家胡锦雄:敢于为公众利益鼓与呼的广东省政协常委@广东孟浩,人称“孟大侠”。其字刚正沉稳,凝重豪迈,笔法入木三分,毎字结构与章法流露出一股清新正气,字贵其气格,人亦如斯。

孟浩可能是广东一位在个人微博简介上公布了号码的政协委员。“入微”两年多来,他共发布了1200多条微博,内容从挖路到限牌,从教育到户籍,绝大部分与各类公共政策息息相关。微博既是他收集民意的重要补充渠道,又是他承载思想、宣扬观点的平台。

效应“微博不微,能播大事件、正能量”

南方:作为省政协常委,您的微博却开通得比许多民还早。您是怎么想的?

孟浩:在我这个年龄段里,我应该算是比较“潮”的。早是在2010年,我就开通了个人微博。在那之前,我也有个人博客,但博客的传播面较小,随着现代社会生活节奏逐渐加快,博客的长篇大论没什么人愿意去看了,而微博出现后,我看到了微博的作用。

在我眼中,微博不“微”,可以播大事件、正能量。用微博来表达个人的观点主张,传播会更迅速、更广泛,能让各类信息产生一种几何式的爆炸性、放射性传播。一个小事件,也可以通过微博传播,吸引媒体、社会各方面的关注,对社会伦理道德、法律等方面造成巨大影响,形成社会热点。比如小悦悦事件,托举哥周冲等。

通过微博,我们可以“博”取社会各方面信息。微博出现后,民众、社会团体、政府等都在利用它。比如媒体用它来找线索,政府通过微博收取民意民智,集思广益,服务社会,管理社会。微博还可以理解为“维”和“搏”,维权,搏贪官。以往可能没有那么容易,但微博的传播效应带来了这个可能性。

南方:您近少上微博的频次少了很多,是为什么?

孟浩:近比较少上微博,主要是因为身体不大好。我患有眼疾,上午还行,到下午眼睛就很干涩,看电脑的时间少了很多。另外心脏也有点问题,前阵子还去韶关云门寺呆了半个月,还有人说我出家了,其实我只是去抄抄《六祖坛经》。

诸多原因之下,近微博就上得少了,但“缄口未必不欲言”,我现在少说两句,是为了将来能够多说几句。同时我在微博上留了联系方式,有需要向我反映情况的民,仍然可以找到我。

履职“希望找我求助的人越来越少”

南方:我们留意到,您是全省一位在认证微博简介上留下了号码的政协委员。

孟浩:我是这样理解的,政协委员就是要收集民意,通过我们的渠道反馈给政府,向政府发出呼吁和建议。前几年我曾经因为一次参与抓小偷,派出所需要联系我作为证人,结果找了大半天才找到。我就想连派出所找我都那么费劲,民众如果想向我反映问题,又怎么可能找到我?所以我就发出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应向社会公开联系方式的呼吁。

当然,目前确实没有法律对公开联系方式进行明确规定,有些人认为这涉及到个人隐私。做人不能以自己的喜恶去要求别人,但起码我可以先以身作则。我公开了自己的、电子邮箱等,现在这些信息挂在我微博简介里。

南方:这对您履行政协委员职责起到帮助了吗?

孟浩:应该说,络成为我收集民意的一个重要补充。我现在微博上公布了联系方式后,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我的微博找到我的号码。另外,很多民也会直接通过私信的方式向我反映情况,我看到了就记录打印下来。你看看,我这几个柜子里,都装满了各种来访信件和资料。

我在这个办公室里也接访了不少人,所有来到我这的人都一视同仁。

但是,也不是所有向我求助或者反映情况的,我都能一一回应。根据这么多年的经验,我也有一些自己的标准来分辨这些信息。

作为政协委员,我们考虑的更多应该是政策制定等宏观方面的问题。具体的民众投诉事件,本来不该归我管,因为我也不是具体“管事”的人,没有解决问题的权力,但是本着心,我希望通过我的职务影响力,尽可能地推动一些民众诉求得到回应。

南方:线上线下齐头并进有没有对您的生活造成影响?

孟浩:对生活肯定还是有影响的,我有时候也会感到疲惫。政协委员都是兼职的,我只能凭心凭在做事,希望大家给我多点宽容。

为了反映情况,我自己制作了一个“政协委员社情民意反映工作”的信笺范本,自己编号,自己递送,专门给政府或者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从抬头、格式到内容,都是自己动手,写这些材料,加上调查,花费了我不少时间和精力。

也有人说我多管闲事,一般我不理会,我只是希望将来找我求助的人越来越少,因为这说明政府的工作越做越好了。

建议“官微管理者要有快速反应权限”

南方:开通微博对政府有什么影响?

孟浩:信息技术本身并无好坏,要看如何利用它。总的来讲,我认为目前微博的作用是利远大于弊的。在我任政协委员近十年来,政府在不断进步。微博对政府来说是把双刃剑,正负能量在这里交锋。

从正能量来看,微博可以挖掘政府工作中的问题,修复政府的短板,有利于与民意互动,促进了公众知情权,给社会管理带来了变化,也让政府制定政策更符合实际、也更符合民众要求、符合社会发展潮流。

从负面说,有时候因信息透明度等问题,政府与民众难以形成一个良好的信息沟通渠道。信息不对称经过微博传播,更容易引发民众对政府工作的误解。

南方:在这样的情况下,您对政府开设微博有什么建议?

孟浩:,根据信息轻重缓急,建立快速反应机制。在我所接触过的政府部门中,一般都会有专人通过电视、报纸等渠道去收集舆情。但在微博时代,络比传统媒介都要迅速。政府收到相关信息后,尤其是公共事件、交通等涉及民生的问题,如果不快速反应,非要等到坐下来开例会讨论,那么肯定是要丧失主动权的。

第二,应当赋予政府微博管理者相应权限,不能只把它当作一个单纯的记录仪、传声筒。微博背后往往是一个部门,而微博的管理者如果没有权限去快速反应和回复,是无法起到互动、知情、促进的沟通作用的。所以我认为政府部门领导需要赋予官方微博管理者一些必要的权力。

南方:对于政府而言,民反映的一些问题需要调查核实,可能确实需要时间?

孟浩:所以我一直主张问政要实名。实名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基本信任和尊重,上和线下都是一样的道理。

我遇到一些求助者,向我反映情况,却没有称呼、落款。我想进一步了解情况,也不一定能找到人。同理,对政府提意见、反映情况也是一样的,我建议一定要实名身份。

人没有必要穿马甲,作为一个成熟的社会人,说话做事都负,要对社会有价值有意义。不管是对政府提意见,对社会问题发表建议、见解也好,都必须负地去说,躲在马甲背后,心在某种意义上会被减弱。

美的将与安川机电合作
生物识别应用火热,微信可以指纹支付
产妇能吃刀鱼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