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三百一十九章 黑化?

2019-09-25 21:34:03 来源: 渭南信息港

朝神记 第三百一十九章 黑化?

“我要走了。”当澜月找到叶七夜告诉她这件事的时候,正是月色美的时候,叶七夜刚刚洗好澡坐在屋顶上赏月。

叶七夜的发梢还有些湿润,搭在肩上,打湿了丝质的睡衣。

月色下,澜月飘飘然落在屋顶上,就站在她不远处,目光看向叶七夜。

那一看,让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叶七夜刚好也侧头看向她,曲起膝盖,一只手随意的放在身边,另一只手放在膝盖上,未施粉黛的脸上那双眼睛幽潭一般深邃,相较于她男装,恢复女儿身份的她,五官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不知是因为夜色,还是因为错觉,澜月觉得此时的叶七夜比平时都脆弱。

随着叶七夜的莞尔一笑,那一抹错觉也消失了。

眼前的女人笑容灿烂而温和,带着温暖人心的力量。

“月儿,过来。”

这还是次,叶七夜如此称呼她。

澜月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只是因为要告别,不是因为自己想要过去。

走过去还有一步远,澜月就不想再前进了,鼻尖萦绕的是香甜的血液味道,她害怕自己控制不住伤了叶七夜。

“我相信你,过来。”叶七夜温和的笑着。

澜月曲起手指,垂下了眼,走到叶七夜身边坐下。

“这次回去,还会在东部神州呆多久?”叶七夜问道。

沐浴后的香味混合着血液的香甜,澜月的眼神有些恍惚,她低着头,不敢去看叶七夜,“我不知道……后卿只是说要带我走,仙界那边已经有人察觉到了。”

叶七夜微微皱眉,“那你现在岂不是很危险?早点离开也好,以后总会再次见面的,下次见面大概就是在仙界了。”

澜月依然低着头,“嗯……”

叶七夜突然伸出手,捏了捏澜月的耳朵,“为什么不敢看我?”

澜月心中一跳,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站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叶七夜。

这家伙受什么刺激了?

她到底怎么回事?

叶七夜却解开了睡衣的两颗扣子。

露出了雪白的脖子,从澜月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脖子上的青色血管。

“想要什么?告诉我。”叶七夜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些微磁性。她侧头,头发散在一侧,目光微闪,注视着澜月,无论从哪种角度,都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她在勾引人。

如果轻漪在这里,大概会把眼珠子瞪出来,这还是叶七夜?有没有搞错??男人婆突然变成了狐狸精!!

澜月的瞳孔蓦地变成了猩红,从她身上传来的威压让人心生恐惧,食物链顶端的盘古族,万物都是他们的食物。

她走到叶七夜的身边,单膝跪下,昔日的小胖妞如今已经比叶七夜高了,单膝跪在那里,还需要低头才可以和叶七夜对视。

她捏住叶七夜的下巴,“你不担心我杀了你?”她低声问道,依稀可以看到嘴角尖利的犬齿。

叶七夜微微一笑,“我说了,我相信你,你曾经告诉我,我是你的祭品,唯有我的血可以让你继承完整的传承,那么,你还在等什么呢?”

无论是灵魂还是身体都在叫嚣着,这是自上古就铭刻血液中的东西,得到眼前人的血液,解开传承记忆,获得无上的力量,让万族臣服在脚下。

澜月俯身,一只手按在叶七夜的肩头,一只手揽住了叶七夜的背,半拥抱着对方,尖利的牙齿刺入了血管。

风吹起,叶七夜迷离的看着天空的星辰,嘴角的笑意越发醉人,她抬起手,轻轻放在澜月的脑后,发丝自她指尖滑过,感受着血液流出身体,她低声呢喃:“你会为了我,杀死任何人吗?”

澜月缓缓抬头,眉心一点红色的花纹明灭闪烁,她收起了尖利的牙齿,瞳孔中的血色也渐渐消失,她慢慢闭上眼睛,躺在了叶七夜的怀里。

揽着澜月,叶七夜抚摸着她的头发,“好孩子,成长起来吧,你可是盘古的皇。”她抬头,对着不知何时出现的绾绾微笑,站起身,抱着澜月朝着绾绾走去。

绾绾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叶七夜,竟然觉得有些害怕,明明眼前人的实力,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但她却隐隐觉得一丝寒意从心底升起。

“交给你了,尽快带她回去吧。”叶七夜轻笑着将澜月交给了绾绾。

“你……没事吧……”绾绾接过澜月,有些迟疑的问道。

叶七夜歪了歪头

朝神记  第三百一十九章 黑化?

,神态略微慵懒,“没事,一点血而已,以前伤重快死了流的都不止这一点。”

绾绾离开后,叶七夜站在屋顶许久,风吹起她的头发,脖子上看不出丝毫伤口的痕迹,但是她苍白的脸色却表明了她现在的状态,并非她所说的那般轻松。

摸了摸之前澜月咬过的地方,叶七夜的眼神深沉而危险。终于啊,所谓的善良和温暖,都是虚假的,以前的自己才是正确的,感情?可以利用的才叫感情,无法利用的,都是累赘。

明明有那么多的牌可以打,为什么要定下奇怪的规则将自己捆起来呢?真是好笑啊。

既然澜月都要走了,不妨利用一下拜月教,自己的血也不是白出的。

若是以后去了中央神州,轩辕皇朝的公主殿下,也可以去沟通一下感情,朋友之间,难道不该互相帮助吗?

哦,还有,神秘的寒墨,似乎在魔族的地位很高,他既然可以命令魔族的强者杀死张无恒和秦政,那么,也有让自己伸出手的资格。

还有……小白……

不,那还是算了吧,一个连肉身都没有的妖,等她成长起来,也不知何年何月了。

至于现在,还是先灭了东秦再说吧,元天宗的那些杂碎,统统,都神魂俱灭吧。黑夜里,她的笑容仿佛罂粟一般带着毒,美丽而又致命。

天下如棋盘,人便是棋子。

大楚元启八月,燕京邪魔出,生灵涂炭,死者无数,白骨累累,赤地千里不足以形容,东秦退出三百里,抛麾下三十万北周百姓阻拦邪魔肆虐,一时间,天下皆惊,北周降将柴武泣血哀嚎,于雍州城外跪面北方,以匕首割面,言不灭北周,誓不为人。

同月,大楚摄政王携百万楚周军士出征,史称,伐秦之战。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怎么坐车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坐车怎么去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怎样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怎样啊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