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证道 正文_第八百三十九章 敌后

2020-01-17 01:10:47 来源: 渭南信息港

长生证道 正文_第八百三十九章 敌后

来者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顿时令得凌霄心中一沉,当即开始疯狂地运起灵力转化术,同时召唤出鬼头加大对气息的隐匿,整个人变成了地底一块没有任何生机的顽石。

响声越来越大,飞近原来是一只翅展达到两丈之长的九头八翼黑蛇,其周身到处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死灭气息,令得身处地底的凌霄也能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在黑蛇之上,一个身披黑色重甲的鬼面修士昂然而立,赫然是一名灵破境的鬼将!

凌霄灵识一触即回,生怕被这名鬼将察觉。再加上鬼头隐匿气息的功能相当强大,那名鬼将竟然没有发现下方的半分异样,就这样从其上方一掠而过,消失在了天际。

凌霄仍旧敛灭了气息,待在地底一动不动。在对方离开了将近一刻钟后,他才将绷紧的气息一松。

长出了一口气,平稳地控制着体内灵力的流转。虽然鬼头隐匿气息的手法相当高明,但毕竟此处距离鬼灵渊的腹心地带没有多远了,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自己现在所在的魔刺林距离鬼灵渊只有数里地了,这里的防备明显比之前密集了一倍。在凌霄潜行过来的时候,他又陆续碰到几拨巡逻的兵士,不过这些兵士修为最高的也就是灵化初期,根本无法察觉自己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天色也渐渐地暗淡下来。傍晚时分,天空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红雨,整个鬼灵渊因此陷入一片凄迷的红色雨雾之中。

“咦,这雨有点古怪……”

凌霄蓦然发现,这些红雨滴在地上,竟然发出嗤嗤的声响,并随即腾起一阵阵红色的烟雾。

很快,他的鼻中便闻到一股酸腐的气息,跟着身上肌肤微微一热。但在凌霄强悍的肉身阻隔之下,那股不适很快便消失了。

“原来是腐蚀雨!”

凌霄猛地想起自己在宗内典籍上看到的一种鬼域气象。不过,他马上又是心中一动,暗道:“哈哈,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嗷嗷嗷……”

似乎是为了佐证他的想法,那些被雨淋到的鬼兵们发出一阵狼嚎似的声音,身上、脸上被那些红雨顷刻之间腐蚀得皮开肉绽,一个个抱头鼠窜,急匆匆地飞回了城中。

“真是天助我也!”

凌霄心中登时一喜,有了这场雨的掩护,这一次的接头任务又多了一重保障。

突然,他目光一凝,瞥向了前方雨雾中的某处。那里,传来了一阵异常的灵力波动,若非他灵识超人,几乎很难发现。

片刻不到,一道淡得几乎看不见的模糊人影,鬼魅一般从鬼灵渊之中飘逸而出,裹挟在漫天的腐蚀雨里,无声无息地飘进了魔刺林中。

那道影子在林中一棵虬结粗壮的树下停住,跟着一阵黑气逸出,最后化成了一个身高丈许的巨大鬼修士。

只见它甲胄披身,脸皮像一层干枯的青黑色树皮,一对眼窝深深陷了进去,里面的一双眼睛像两朵点燃着的烛火,样子看上去异常狰狞,气息也达到了灵丹境。

那个鬼修士方一站定,就突然朝天做出了一个极其古怪的姿势,像是在打招呼,又好像是在挥拳警告。

“就是它!”

一见到这个古怪的手势,凌霄顿时心中一凛,当即毫不犹豫地从地底飘身而起。

数息工夫,一缕缕的黑气便从鬼修士身前数米开外的丛林之中升腾起来,在空中缓缓凝聚成了一团透明的人影,透过婆娑的树影以及迷蒙的红色雨雾,冉冉地向着鬼修士飘去。

凌霄化身的那缕轻烟刚刚升起,那个鬼修士便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来自身前的灵力波动,只见他神色一凛之下,目光蓦然变得又硬又冷起来。

“@#¥%&……”

一连串极其嘶哑难听、不明其意的语音从鬼修士的口中传出,想来是鬼域的本地语言了。

凌霄身形一凝,同样化作一个身穿盔甲、一脸狰狞的猛鬼修士。接着他二话不说,看着对面的鬼修士做出来一套一模一样的古怪动作,只不过他的动作角度却是跟对方刚才所做的正好相反。

那名鬼修士目中一亮,伸出右手,掌中是一枚马蹄形的玉佩。

凌霄手腕一翻,同样也是一枚马蹄形的玉佩在掌中浮现,接着便向那名鬼修士抛了过去。

那鬼修士伸手一接一合,两枚玉佩登时合二为一,中间没有半分罅隙。它的喉咙里发出一声近似于笑声的声音,跟着身上便冒出了滚滚黑气。

数息工夫,鬼修士便变为一名面色苍白、两颊深陷的青年男子。

凌霄也撤去伪装现出真身,拱手一揖道:“见过柳前辈。”

这一下与对方当面相对,来自他身上的气息顿时便令凌霄心中一凛:此人的气息不仅仅是灵丹境那么简单,而是还差半步就踏入灵破境了。

“没想到四大太宗竟然派一个准灵破修士来鬼域当卧底,这个手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凌霄心中突然想到一事,不禁暗暗诧异起来:“奇怪,以此人如此超卓的身手,若是混入鬼灵渊多半很容易就会被高层锁定,那他是怎么在高阶鬼物面前瞒天过海,安然度过了这么多年呢?

正想着,对面的人低沉着声音开口了:“不错,我便是柳锐,阁下便是本宗派来与我接头的凌霄?”

说完他上下打量了凌霄一眼,声音又沙又涩,在这片人迹罕至的血雨之中,看起来怪异无比,心寒无比。

凌霄右手在腰间一抚,一枚白色令牌冉冉飘起,飞到了他的面前。跟着,他小指在中指一划,挤出一滴精血浸入玉牌之中。

片刻过后,白色令牌表面的灵纹一阵模糊,最后幻化出一个清晰的头像,正是凌霄。

“前辈请看。”凌霄将自己的令牌向着对方一抛而去。

那叫柳锐的男子一把接住,仔细看了几遍,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果然是本宗弟子!很好,这样的话,我们……”

北京市东城区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渭南市骨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南通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珠海治疗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