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的大魔王 第一一二章 王的盛宴(终)

2020-02-15 20:41:28 来源: 渭南信息港

反叛的大魔王 第一一二章 王的盛宴(终)

(二合一更新,欠更6,今天还有两更,将第二卷写完)

夏天的贝加尔湖是西伯利亚蓝色的瞳孔,蜿蜒的山脊是它的下眼睑,绚烂的白桦林是它颀长的睫毛,油画般的色彩,衬着漫山的白桦树和山脚的木屋,美好得如同梦境一般!

如果有人看见眼前这一幕,绝对不会怀疑自己身处梦境之中。

两个突破音障的人影在白桦林里转了一圈,像是巨大的收割机在麦田里不规则的前进,人眼难以捕捉的色彩延途所到之处树木应声而倒,有秩序的按照两人掠过的方向铺成成了一条跑道,深黑色土地上有能量束犁过的深邃痕迹,像是猫爪随意在油画抓过......

强者的战斗并不是单纯的依靠技能,更多的时候两个人撞在一起贴身肉搏,在肉搏的间隙夹杂着叫人防不胜防的一阶技能,每个技能阶位越上积攒能量的时间就越长,威力就越大,这是每个天选者都明白的事情,所以单挑之中想要百分之百的命中技能必须是近距离破防的情况下。

拿破仑七世和小丑西斯的战斗进入了最高潮,两人已经从列车上打到了宽广无垠的贝加尔湖上,清晰见底的贝加尔湖上因为两个人快速的飞掠涌起了滔天的浪潮。

小丑西斯抓住机会,贴身对拿破仑七世释放了“真理:安眠之息”,这是一个SS级的强力控制技能,能够造成对方2秒到30秒的麻痹,当然这是载体,如果是普通人,那就直接挂了......

拿破仑七世虽然一直有多加小心,可化学系技能相比物理系的,就强在隐蔽性以及能量盾不能不能抵抗这两方面,伤害能力和破坏力这方面化学系稍稍逊色,因为物理系几乎没有上限,但是化学系如今已经触到了天花板,所以绝大多数天选者都偏向选择物理系的技能。

透明气雾夹杂在铺天盖地的浪潮中向着拿破仑七世涌了过去,不得不说小丑西斯足够阴险,憋着“安眠之息”一直不用,来到了贝加尔湖上才用蒸腾的水汽和浪花作为掩护用出了这一招。

拿破仑七世猝不及防之下瞬间被麻痹,身体直直的朝着湖面坠去.....

2秒钟时间足够小丑西斯做很多事情了,他怪笑着化成一道白光飞到了拿破仑七世的下方一脚被拿破仑七世踹的飞了起来,不过在拿破仑七世的身体还没有飞离自己的控制范围的时候,就闪电般的抓住拿破仑七世的脚踝,把他扯了下来,一拳直击拿破仑七世的头部。

此时拿破仑七世无法防御,只能硬生生的靠血量去挨,幸好小丑西斯的伤害技能都处在冷却状态,要不然拿破仑七世就已经彻底的陷入了败局。

拿破仑七世像一枚炮弹一样被小丑西斯打入了贝加尔湖,透明的蓝色湖里,泛起了无数的气泡,像是雪碧广告,不过瞬间全身湿漉漉的拿破仑七世便如同利箭一般从清澈见底的湖里飙了出来,他的头发贴在面颊上,原本熨帖的晨礼服和丝巾全都湿哒哒皱巴巴的。

拿破仑七世一手抓着七星权杖,手上的青筋暴起,他全身都蒸腾起淡淡的水汽,须臾之间原本湿透了丝巾、衣服还有头发就重新变的干爽。

“杂鱼,你彻底的激怒了我!你会付出你承受不了的高昂代价”

小丑西斯凌空腾在湖面上,他下方的湖水像烧开了一般在鼓着水泡,他听到拿破仑七世的话笑弯了腰,“小贵族,你不要抢我们这种反派的台词好不好?你这样不按台本行事,我会很为难的.....”

“记住你现在的情绪,今后你都会生活在恐惧中!”

小丑西斯笑的更厉害了,他一只手指着拿破仑七世说道:“我就是恐惧....

.我当然生活在恐惧中!”他直起身子舔了舔嘴唇,摸着下巴说道:“但我真的真的,从来没有体会过恐惧是什么滋味.....我只是品尝他人的恐惧,利用恐惧使自己变得强大....你也应该尝试一下这种陷入恐惧的感觉,残忍是会让人的情绪沸腾的!”

“你管你那叫残忍?”拿破仑七世轻蔑的说道,“不,不,你那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就跟马戏团的小丑一样,不过是吓唬普通人的烂玩意,难怪你把自己打扮成了小丑,你不过是可怜又阴暗的蛆罢了!”

“小孩子的把戏?”小丑西斯有些愤怒,“那我就让你看看,小孩子的把戏会有多可怕.....来!来!小贵族,别逃跑,别躲避,像个男人一样,展现一点你的贵族气质。”

拿破仑七世冷笑,“你以为我会怕你?”

小丑西斯将双手举在了胸前,结成了一个金字塔的形状,在塔尖出现了红色的气团,那气团开始慢慢旋转,这是释放九阶技能,通过载体汇集能量的姿态。

拿破仑七世则举起了七星权杖,权杖的顶端像个小型的皇冠,皇冠四周镶嵌着七颗璀璨钻石,皇冠的中央顶着一颗鸡蛋大小的钻石,无数的电光开始在钻石的上方汇集,拿破仑七世的周身环绕的都是细微的高能粒子流,他被蓝紫色的光团完全包围了起来,蛇一样的电光在乱窜,光团在不停的向着权杖压缩,在努力的变的越来越越浓,浓成一个黑点。

小丑西斯的身上发出近似透明的金色光芒,像是周身燃起了神圣的火焰,这是情绪条点燃的特征,大概鸟山明关于超级赛亚人的灵感就是源自于此。和拿破仑七世的压缩相反,小丑西斯胸前的红色气团在膨胀,已经大到快堪比他们头顶红色的太阳。

拿破仑七世当然知道小丑西斯是故意激他,仗着有情绪条点燃暴走的加成,想要一击将他秒杀,但他也不是没有后手,他掌握电流激燃了围绕在皇冠周围的一颗钻石,顿时他的身上也腾起了炽烈的金色火焰,瞬间他的头发都全部竖了起来,双瞳也变成了金色。

帝国神器七星权杖最强大的能力,十分钟内全属性提升一倍,攻击和防御增强百分之三百.....

他们周围的空气在疯狂的逃离,湖水蒸发的氤氲雾气中有蓝色的电弧不断的闪现,像是在午夜飞翔在电闪雷鸣之间的异象,他们的脚下有巨大的漩涡在不停的扩张,像是浩瀚宇宙中的黑色星云。

双方都使出了他们威力最强的SSS技能。

一般来说一对一的情况下,很少使用需要较长时间才能释放的技能,这样的技能虽然很难抵抗,但是却比较容易躲,但双方有心要拼技能的话,就会演变成对拼技能的局面。

一旦进入这个过程,对峙双方就都不可能再退了,谁要是想要逃,就只能输的更快,输的更惨。

两人脚下的漩涡越转越深,已经快要探到湖底,湖面旋转的水在不停的蒸发,这一大块湖面已经变成了温泉,无数银色的鱼翻着肚皮死在了湖面,更多的鱼在肉眼可见的水下向远处逃窜。

晴朗的天空已经变成了阴天,贝加尔湖上的云层越堆越厚,已经快要压到湖面上了。

接着起了风,吹的一侧的白桦林东倒西歪,两个的中间居然开始形成了水龙卷,原本透明的水龙卷越旋转越高,越旋转越明显,越旋转越浓烈,直到与天空中的云层连接在一起.....

就在这一瞬间两个人同时施放了已经完成了七阶SSS技能。

“真理:撒旦之母,瞬爆!”

“真理:美杜莎的盛放!”

巨大的光芒遮蔽了整个天空。

贝加尔湖的水位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在下降。

暴雨夹杂着冰雹在一片白茫茫中倾泻而下。

宛若世界末日到来的前兆。

———————————————————————

成默将谢旻韫移出了车厢,他感觉到了谢旻韫的身体已经重新温暖了起来,并且身上的热度越来越高,他看见她的肌肤逐渐变的透明,像是晶莹剔透的玉器,她皮肉中的青色的血管和红色的毛细血管清晰可见,美丽的如同一件无比珍贵的艺术品。

谢旻韫本来美的很冷感,此刻更是美的如同一尊旷世的神像。

他甚至能透过她的眼皮看见她的像琉璃一样的瞳孔,在一轮又一轮虚幻的光圈中显现出了超脱肉体的美。

成默将她抱到了白桦树下,他自己的本体的旁边,两具身体对照,他自己的身体真是暗淡到没边了,大概就跟乞丐和富家千金那样大的差距。

成默再次摸了摸谢旻韫的脉搏,可惜并没有感觉到谢旻韫的心跳和脉搏恢复强韧,但是这样的状况总让他觉得有还是有希望的。

其实刚才成默对于要不要把这个疑似“上帝基因”的玩意注射进谢旻韫体内也有那么一刹那的犹豫,不过稍稍一想,这玩意他根本拿不住,也不可能注射进自己体内,毕竟他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上帝基因”,他也不清楚“上帝基因”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虽然说这管红色的液体很可能就是“上帝基因”,而“上帝基因”的作用很可能正如小丑西斯所说能够让本体足以匹敌载体。

但这其中有没有不确定性?

成默向来不是喜欢冒险的人,不到逼不得已他才不会赌命,更何况就算这是被称作“上帝基因”的玩意,他现在不顾一切的将它注射进体内,那他的下场会如何?

毫无疑问,他会被李济廷抓回去当成小白鼠。

他相信李济廷这种不要脸又阴险的混蛋绝对会这样做,争夺十字蜂是幌子,让他这个不被人关注的菜鸡运送“上帝基因”是真,谁也不会相信这么贵重的玩意会在他这个和太极龙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小孩子手里。

难怪李济廷一个劲的怂恿自己上K20,他大概是找不到像自己这样聪明又有衔尾蛇,不怕脱离掌控,还能随意牺牲掉的小人物了吧?

但成默还是有些细节想不明白,不过这些细节想不明白无关紧要,反正如今一报还一报,他现在把这玩意注射进了谢旻韫的身体内,谢旻韫死了是李济廷的锅,他赔了夫人又折兵;谢旻韫没死,那么也活该他倒霉,失去了“上帝基因”,他可以把自己抓去当小白鼠,可未必能拿谢旻韫怎么样。

再说自己救了谢旻韫一命,就凭谢旻韫那圣母性格将来说不定能救他无数次.....

不管怎么说,是成默自己给自己找理由也好,是出于现实因素的考量也好,成默确实不希望谢旻韫死,他希望“上帝基因”真的是“上帝基因”,他希望谢旻韫能活过来。

他没什么能够聊得来的朋友,尽管谢旻韫有的时候很招人烦,但她勉强算的上是一个朋友,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这时成默感觉到脸上落下了一颗雨滴,他伸手拭去雨滴,扭头看了看天幕,原本晴朗的天空已经阴了下来,贝加尔湖上翻腾着浓浓的乌云,一道又一道闪电在云与云的缝隙之间点亮,湖的中间旋转着一道水龙卷,华夏人称之为龙吸水的奇异景象。

浑身脏兮兮的尼古拉斯正牵着小萝莉站在不远处遥望,一个像熊,一个像玩偶的背影耸立在还冒着烟的列车残骸旁边。

这一秒成默想到了英雄联盟的安妮。

车头那边的战斗还在继续,光束在空中乱飞,但这相比湖面上的景象简直就是小儿科。

列车轨道沿着湖畔蜿蜒向前,浩瀚的贝加尔湖无复开始的静美,水面升腾着袅袅的雾气,翻涌的巨浪不断的向着岸边翻涌,侵蚀了远处的河谷山林,浪花飞上了青翠的枝桠,吞噬了废弃的桥洞、摧毁了岸边的俄式小木屋.....

相比列车的爆炸和倾覆,那还是人力范围之内的想象,但眼下这幅令人的震撼的景观,完全是属于大自然的不可抗拒的威能。

车头那边打斗的人也停了下来,成默看见好些人在不顾一切的向着远处逃窜。

暴雨不期而至。

豆大的雨滴中夹杂着拳头大小的冰雹,狠狠的砸向了地面、山林和湖畔,树叶乱飞,树枝在凋谢,敲在列车的残骸上就像是鹅卵石砸在上面.....

尼古拉斯护着小萝莉往这边跑,成默迅速的拾起了一块巨大的车厢墙壁当伞,举在了自己和谢旻韫的身体之上。

尼古拉斯被砸的嗷嗷直叫,他对着成默喊道:“我在西伯利亚呆过这么久,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鬼天气....”

成默没有说话,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看见湖面中心忽然出现了巨大的真空,真空中显现出了拿破仑七世和小丑西斯的身影,挥舞着权杖的拿破仑七世和小丑西斯撞在了一起,无数蓝色的电弧直射如太阳一般的红色光团之上。

他们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

剧烈的风向着他们吹了过来。

山林之中数不清的鸟在朝着天空飞,乌压压的一大片遮蔽了半片视野。

贝加尔湖都在这一秒全部见了低,泥沼之中铺着一层闪亮的鳞片,成默心道:俄罗斯的生态保护做的不错,没想到贝加尔湖居然还有这么多鱼,但这个念头不过一闪而过。

不可思议的光芒吞没了整个世界。

接着是巨大的鸣响!

此刻成默只有一个念头。

一切都完了。

但就在下一秒,一道更强大的金橘色的岩浆光辉笼罩住了贝加尔湖。

将眼前纯粹的白渲染成了帝王的金。

成默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幕,他仿佛看见宇宙诞生之初,生命从奇点出发,奔向不朽的命运,变成了星云,陨石,射线......还有尘埃,最后变成了燃亮数亿万年的天体——恒星。

在这无可匹敌的璀璨之中,

禁技——“领域:日冕环流!”

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只有电子在被加速,无数蓝色的光点像雨一样横过光幕。

拿破仑七世和小丑西斯同时化作彩色光点,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