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替补之爱

2018-11-21 17:16:14
替补之爱() 是我们自己的虚荣心在作祟,固然,虚荣心也可以被解释为现实压力、迫不得已等等。

无论如何,那还是你自己屈就在先,这种屈就,是因为你自己的价值观已经产生倾斜的缘故,不然,明明看着腐烂发臭的东西,是没有人甘愿往嘴巴里去放的。

所以还是看着香甜,才会迫不及待一口吞下去啊。

在电视里看时装发布会看多了,就会发现模特脸上有雀斑的,一准是欧美范儿,透着天然自信;至于没雀斑的,一准是日韩范儿,带着心里没底的样儿。

国外招成衣模特脸上必须得有点东西,那叫特色,也叫识别度,否则一张素脸没人喜欢,缺乏生动元素。

所以作为普通人的我们,也要容忍自己脸上或身上或者性格之中有不完美部分的存在,反正那些真喜欢你的人,是可以做到视而不见的。

受访者:汝南,31岁,早就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这些年却始终和一个叫做乔蓉的女人纠缠不清。

哪怕是那个乔蓉常常对他出尔反尔,哪怕是那个乔蓉居然大言不惭对他说出“我真正想嫁的那个人不是你,我想给他生孩子的男人也不是你,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我,将来无论你跟谁结婚,都得跟我婚外情”这样的疯话,他也仍然照单全收。

不但照单全收,还照着方子去拿药,这不急死人吗? 正在录音: 我想如果我真有问题的话,那就是对乔蓉太轻信了,也太心软了。

其实我对别的女人就不这样,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挺混账的。

但就是每次1到乔蓉那里,我就使不出一点劲儿来。

反正就是心里有气,也会被她三言两语顷刻之间就给消化了。

这是否是说明我对她确实有些放不下呢?—— 汝南的口述: 还是叫她蓉蓉吧,我喜欢叫她蓉蓉。

我认识蓉蓉的时候,蓉蓉还是某啤酒品牌的促销小姐。

当时我是跟我舅舅一起到一个地方去吃饭遇到她的,我舅舅得跟人家谈生意,于是就带上了我。

蓉蓉当时就在那个酒家上班。

我们刚一坐下,她就特热忱地过来了。

我舅舅对这类卖啤酒的小姑娘一向特别客气,所以点了不少她推荐的酒,蓉蓉就有点兴奋了似的。

完事还非要留下名片和电话,说是有赠品赠送,但现在赠品不在她手上,得找厂家去申请。

我舅舅就笑了,说无所谓啦。

蓉蓉赶紧说,您做大生意自然无所谓,可是对我而言,您刚买的这些酒也是我的大生意啊,所以该给您的,一样都不能少。

舅舅没办法,只好留了我的电话给她。

谁承想三天后这个叫蓉蓉的女孩子还真就给我打电话了,说是让我前去取赠品,你知道,我也挺哭笑不得的,谁会为了你那点儿赠品跑一趟啊?我根本也没把这事放心上。

晚上下班后照样和哥们儿一块该吃吃该玩玩。

等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