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坟墓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双神剑的归属 六

2020-01-16 22:44:46 来源: 渭南信息港

死神的坟墓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双神剑的归属 六

“莫邪……”剑灵干将刚要开口劝说,但却仅仅只来得及交出莫邪的名字,便被莫邪无情的打断了。

“干将,你终究还是要助纣为虐吗?”剑灵莫邪悲痛的望着剑灵干将,眼中满是祈求。

“对不起,莫邪,这是我的使命。”剑灵干将低下头,不敢直视剑灵莫邪的眼睛,毕竟他所谓的使命就是潜伏在莫家,配合天冢毁灭莫家。

“使命?什么使命?毁灭莫家吗?”剑灵莫邪满带着哭腔,生前如此,没想到化身剑灵之后干将竟然依旧如此,说过的话从来不会忘记,而这也是干将最吸引她的地方。

“莫邪,天冢答应过我,只要我帮他毁了莫家,他愿意放你一条生路,让我们远走高飞。”干将猛然抬头,他心中同样是痛苦的。

“可是莫家不是已经被你们给毁了吗?”剑灵莫邪嘶吼痛哭,眼泪落下的瞬间,顿时化为了虚无,无法存在于世间。

“不,我失败了,莫家并没有被毁。”天冢突然开口,是为了化解剑灵莫邪对自己的敌意,也为了更进一步的把干将拴在自己的身边。

“嘿嘿嘿,移墓,你还是那么会骗人啊,莫家的人不是都已经被你杀光了吗?”远处,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的莫宇忍不住冷笑道。

“不,那只是一部分,还有更多的莫家人活着。”天冢皱着眉头说道。

“更多的人?如今整个齐鸣大世界中,依旧还活着的不就只剩下你和莫瑶了吗,哪还有其他人啊。”莫宇挣扎着站了起来,虽然已经服下了疗伤的丹药,但他伤势太重,濒临死亡,恢复起来很慢。

“莫宇,我看你才是说起谎来不脸红,齐鸣大陆上的莫家弟子只怕早已成千上万了吧。”天冢冷笑道。

莫宇无言,因为齐鸣大陆上确实还生活着成千上万的莫家人。

“可是天冢,那些人不是已经被你杀光了吗?那场战斗我可是跟随着你一同参与的啊。”就在莫宇不知该如何反驳的时候,一个强而有力的声音从天冢不远处响起,在所有人的惊呼中,天冢竟然看到了之前被自己一剑立劈的魔人乌魔。

“你?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天冢不知道魔人乌魔有不死之身,故而显得有些惊慌。

不仅仅是天冢,整个天界之中,知晓魔人乌魔有不死之身的,恐怕也就只有莫宇、夜天、夜雨兄妹,以及早已不知所踪的陈通四人了。当然,魔人乌魔除外,那些不被莫宇所知道的飞升上来的人也除外。

“天冢,你为了复仇,血洗莫家,鸡犬不留。为了你自己变强,不惜断送我们这些你最忠诚的追随者。干将啊,我为你惋惜,因为你所发誓效忠的人,根本就不配你誓死追随,因为终有一天,他会把你像我们一样推出去送死。而之前他毫不留情的对我出手,就是最好的证明。”魔人乌魔其实并不想这么早暴露自己,但如今却是打败天冢的唯一机会,于是他冒着彻底消亡的可能,选择了复活。

如今的天冢是无尽山脉中无敌的存在,弹指之间可以灭杀这里任意一人。原本想要打败天冢就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获得莫邪剑的认可,掌控莫邪剑,而这也并不一定就能够成功。但就在刚刚,魔人乌魔看到了第二种可能,那就是离间天冢和干将,只要干将从心底再忠诚于天冢,只要干将离开天冢,天冢的无敌不攻自破。

“干将,不要听他们胡说,魑魅魍魉就是被他害死的,若不是他乌魔更是贪生怕死,临阵脱逃,魑魅魍魉何故会被莫宇灭杀。”天冢猜到了魔人乌魔的想法,心中露出了恐慌,开口安抚干将的同时,挥剑斩向魔人乌魔。

“移墓,魑魅魍魉是被我杀死不假,可却并非是被魔人乌魔陷害而死,要知道他们双方所处的战场,可是相隔了成百上千万里啊。”莫宇开口的瞬间,本以被天冢高举的干将剑在半空猛然一顿,天冢脸色一沉的瞬间,莫宇趁热打铁道:“魔人乌魔为你血战至死,如今你却要污蔑他临阵脱逃,陷他于不忠不义,难道你就是这么对待那些曾经为你卖命的人吗?”

“你胡说。”本应斩下的一剑,因为莫宇的干涉,使得天冢这一击徒劳无功,因为干将现在已经对他产生了怀疑。

如今仅凭莫宇的一面之词,干将是怎么也不会对天冢心生怀疑,但同时指正的还有魔人乌魔,当年天冢最信赖的手下。之前天冢立劈魔人乌魔的那一剑,以及如今莫宇和魔人乌魔种种的说辞,无一不在证实这天冢的毒辣无情。

“干将,不要听他们胡说,他们这是想离间我们,这是他们想要把你从我手中抢走的阴谋诡计。”干将心生怀疑了,天冢心慌了,他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希望干将能够不被莫宇和魔人乌魔的话所侵扰。

“干将,天冢为了覆灭莫家,精心策划了数百年,当年那场战争你也看到了,在场的莫家之人几乎无一幸免。”魔人乌魔平静的说道:“是的,莫家还有血脉残留,但那都是一些无力前往莫城的羸弱老人,以及妇孺婴孩儿。而就算是这些人,也都在当年的战争余波之中受到了波及,十不存一,难道只有将这些人全部杀光,莫家才算真正的覆灭吗?亦或者,这些不过是天冢贪婪你的威力,用以将你留在身边的借口呢?”

“天冢,真的是这样吗?”剑灵干将看向天冢,问出了心中的猜疑。

“当然不是这样的。”天冢故作镇定的说道:“是他们窥觊你的力量,不甘心让我得到,所以才联合诋毁我。”

“真的是这样吗?”莫宇冷冷的道:“那你之前为何会毫不犹豫的将魔人乌魔立劈?难道我不应该是更好地选择吗?就算是你情急之下劈错了,但当时你为何放声大笑?为何唾弃魔人乌魔早已被你一分为二的尸体?究竟是我们在联合起来诋毁你,还是我们只是在陈述一个你不愿面对的事实?”

“干将,我确实窥觊你的力量,若非如此,今天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魔人乌魔说道:“我是在挑拨你和天冢之间的关系不假,但我所说的却也都是事实。你的使命早已完成,而天冢却依旧还在用这个来束缚你的自由,这也同样是我今天说出这些话的原因,因为我不想你继续被天冢所蒙骗。”

“干将,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他们所说的了吗?莫家早已覆灭,你的使命早已完成,现在你不必再听令于任何人,你可以带着我远走高飞,不再理会这尔虞我诈的一切了。”剑灵莫邪开口,充满了期盼。

“干将,不要受他们的蛊惑,难道你忘了是谁救你于危难?又是谁传授你武学,带你走上修炼的道路?难道你忘记了曾经发誓要永远效忠我的誓言了吗?”感受到干将内心的动摇,天冢再次打起了感情牌,希望以此能够约束干将。

“天冢,如果不是因为您这些话,我恐怕还不敢确定他们所说的,但是我对您真的很失望。”干将悲痛的望着天冢,满脸的失望。

“不,干将,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虽然天冢想要竭力挽回,但干将依旧还是从他手中挣脱了出去,在天冢不甘的眼神中,干将剑落在了魔人乌魔的手中。

“不,干将,你不能这样对我……”天冢嘶吼,想要挽留,但却无能为力。

“天冢,你立劈我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幕吗?”魔人乌魔轻轻挥动着干将剑,杀意顿时喷涌而出。

天冢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故作镇定的望着魔人乌魔,问道:“怎么?你要杀我?”

“怎么?你能杀我,难道我就不能杀你吗?”魔人乌魔冷笑反问。

“魔人乌魔,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莫宇拖着重伤的身体挡在天冢的面前:“移墓,你赶紧走,我不知道能挡他多久,你一定不能死,不能让小姐姐死。”如果不是天冢掌控着莫瑶的生死,莫宇定然不会在这一刻挡在天冢的身前。

“想找死?好啊,我成全你。”魔人乌魔冷笑,朝着莫宇举起了干将剑。

“魔人乌魔,你要是敢对莫宇动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就在这时,早已远遁的雷戮却突然出现,原来他之前虽然逃跑,但却并未走远,在看到魔人乌魔想要对莫宇出手的时候,这才再次现身。

“雷戮?你想对我不客气?你能怎么对我不客气啊?如今干将剑在我手中,我就算是杀了你,雷帝也不会对我怎么样,你觉得我还需要顾及什么吗?”魔人乌魔冷笑,如果过不是东帝罩着雷戮,他咋就忍不住要对雷戮出手了,虽然如今的雷戮早已和他不相上下,但真若以死相搏,死的一定会是雷戮。(未完待续。)

天津市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内蒙古医学院第四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牛皮癣费用
广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扬州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