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达尔富尔好的石油储藏地都被西方占了

2019-09-14 14:43:41 来源: 渭南信息港

苏丹达尔富尔:好的石油储藏地都被西方占了

生意社03月19日讯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警告,到2025年,全球近2/3人口将生活在水资源严重短缺的国家,而这可能会导致冲突。没有人怀疑这一推断,至少在苏丹的达尔富尔地区,那已经是血腥的现实。本稿由中国化工整理 近半个世纪以来,曾是撒哈拉沙漠东部富庶绿洲的达尔富尔,荒漠化日益严重。阿拉伯牧民惯于逐水草而居,因争夺水草资源与当地黑人部落屡有冲突,黑人部落相继组成 苏丹解放运动 和 正义与平等运动 两支武装力量,对付阿拉伯游击队和苏丹政府军。2003年,双方爆发大规模战斗,造成大量平民死亡,更多的人流离失所。 包括潘基文在内,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达尔富尔是因水而起的冲突,悲剧的根源是贫困、落后、欠发展。但西方一些组织认为,这一危机是 种族清洗 。 2008年2月26日,中国特使刘贵今访问南达尔富尔期间,与五个已加入过渡政府的抵抗运动领导人短暂座谈。旁观了这次会谈,发现五人中只有两人肤色较黑,三人则肤色较浅。不仅人种上很难区分,从宗教信仰上看,达尔富尔不管是阿拉伯人还是黑人大多信奉伊斯兰教,讲的也是阿拉伯语,因此将地区冲突归结为种族问题或是宗教问题,颇为牵强。 不管因何引发战争,达尔富尔危机无疑是苦难苏丹的又一道伤口。苏丹这个非洲面积的国家,自1956年独立起,就没有真正享受过和平。50多年的历史,有近40年是旷日持久的内战,即苏丹的 南北战争 。两次内战、数次军事政变以及和周边邻国的不睦,致使苏丹经济遭受沉重打击,成为世界上贫穷的国家之一。 南北冲突 更复杂的问题 事实上,达尔富尔只是苏丹所面临问题的一个方面。在达尔富尔背后,是一个更大的南北冲突的复杂背景。而相对于达尔富尔的利益之争,苏丹的 南北战争 是真正意义上的文明和宗教冲突。 苏丹的北部以阿拉伯人为主,信奉伊斯兰教,占苏丹总面积大约1/4的南方则是以黑人和土着为主,信奉基督教和原始崇拜。因民族、宗教、文化和政治方面的差异,南北苏丹矛盾不断激化,导致两次内战。 2005年1月9日,冲突双方签署了 全面和平协议 ,达成了分权分财的协议,组建民族团结政府。不过,这一协议并未涉及相关联的达尔富尔冲突。 民族团结政府成立两年多来,南北和平仍显脆弱。在富含石油的阿卜耶伊控制权上尚存争议、南北部发展不平衡,再加上达尔富尔问题上的变数,都有可能影响和平进程的继续。的变数还在于, 全面和平协议 规定了6年的南北和平过渡期,2011年过渡期满的时候,南部将举行全民公决,来决定是统一还是独立。 分析人士说,如果南部苏丹终选择独立,将意味着整个阿拉伯世界的版图会变化,伊斯兰的版图发生变化,地缘政治上将带来深远影响 南部苏丹如何处理与北部苏丹的关系?如何处理好邻国的关系?作为内陆国如何发展经济?这一系列的问题,其重要性和复杂性远高于达尔富尔问题。 石油利益 争议的焦点 达尔富尔问题,是因为争夺资源而起冲突。值得玩味的是,南北苏丹的和解却因石油纽带而加强。苏丹总统巴希尔曾经说过, 石油促进了南北和平 。 中国驻苏丹大使馆的一位外交官告诉,南部苏丹虽然有丰富的石油,但产业链却掌握在北方手里,南北方因此相互需要,平分石油收入的和平协议让双方都有可接受的稳定收入。南北和平的局面也使苏丹经济近年实现了年均两位数的增长,巨大的石油利益使双方都强调不愿再回到战争。 石油,也正是石油使中国成为西方国家的 靶子 。刘贵今为达尔富尔问题四处奔走斡旋,屡屡被问及的就是中苏石油合作。 刘贵今曾表示,非洲包括苏丹出口的石油,33%卖给了美国,36%卖给了欧盟,只有8.7%卖给了中国, 如果8.7%是掠夺资源,那么33%、36%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刘贵今说: 中国何尝不想在人权制度好、安全的、资源更丰富的国家搞石油,但是好的地方都被你们占了。 中国政府一直强调,正是中苏的石油合作,使苏丹从石油进口国变成了具有完整产业链的石油产品出口国,这恰恰是发达国家不愿意做的。 南北冲突悲凉的土地 武装,无处不在 2月26日一大早,中国政府达尔富尔问题特别代表刘贵今登上了一个15座的小型总统专机,从苏丹首都喀土穆前往南达尔富尔州首府尼亚拉。一个半小时后,专机在尼亚拉的简易机场降落。环顾四周,确实感到了当地局势非同寻常:跑道边的停机坪上,左边停的是政府军的黄绿迷彩颜色的军用直升机、战斗机,右边停的则是带有 UN (联合国)标志的白色军用直升机。在机场的入口处,还分别布防有联合国和政府军的装甲车、堡垒和哨所。机枪手从堡垒后面和车上伸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来路。 在尼亚拉,皮卡、吉普甚至装甲车等武装车辆随处可见。从颜色上看,这些军车既有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也有苏丹政府军的。 刘贵今一行被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严密保护。尽管如此,他告诉, 明显感到安全局势的好转。 刘贵今回忆说,上次到达这里的时候,当地动用了装甲车。 而这一次,安全保卫不像上次那么严格了,军车少多了,说明地方过渡政权在安全上的自信增强了。 安全局势的好转既得益于部分反对派和政府签订了和平协议,共同组建了分权、分财的过渡政府,也得益于联合国和非盟的混合维和行动。 虽然在尼亚拉和北达尔富尔州首府法希尔及周边地区的安全状况较为缓和,但在条件差的西达尔富尔州,局势仍然混乱。 贫困,不仅是难民营 奥塔什是位于尼亚拉附近的一个难民营。坐在难民营的一个棚子里,也能感受到炙热阳光的照射。这个所谓的难民 议事堂 ,不过是茅草搭成的一个大棚子,四处透风透光。 在刘贵今来到难民营的时候,好几位难民中的长老站起来对中国表示感谢。不过,也有一名部族长老感谢中国人之后,毫不客气地将矛头对准代州长: 为什么没有公平地分发救济衣物? 让略感意外的是,好几位部族长老的口袋里揣着。 在难民营中,则是一片狼藉。营里基本上没有像样一些的帐篷,大多是残破的草毡、塑料袋、布片搭成的一个勉强遮挡阳光的窝棚。棚内和棚外一样都是沙地,有的看上去一无所有,有的只在角落处堆着些垫子和罐子等杂物。 难民营中的孩子们都没有穿鞋,衣衫褴褛,头发和身上沾满了沙子。大人们的白袍子相对整洁一些,他们成群地蹲在阴凉处无所事事。据介绍,难民营里实行粮食和水定期配给,只能让人们充饥不至于饿死。 破败的景象,用 艰苦 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尽管如此,当地陪同人员告诉,很多难民返回家园后,又重新回到难民营 在这里,他们至少还有东西吃。 然而,贫困和破败并不仅仅是在难民营里。尼亚拉其实在苏丹算得上是第三大城市,但其基础设施之糟糕难以形容。缺水,再加上处于旱季,在飞机上俯瞰南达尔富尔,满眼一片枯黄,鲜有绿地。马路两边的民居,土坯搭建的房子称得上 条件不错 ,而很多处所其实和难民营里的情况并无区别,破布、破草毡搭成窝棚就是一家人的生活场所。 即使在首都喀土穆,也是尘土飞扬。尤其是郊区,同样满目疮痍,同样漫天风沙。在喀土穆市区里,在一个寸草不生的足球场上,一群大学生在踢着足球,其中好几个人光着脚,鞋都没穿。 维和,艰难中前行 2007年11月24日,中国从济南军区抽调的维和多功能工兵分队首批140人抵达尼亚拉,是联合国支进驻达区的维和部队,也是非洲之外的国家向达区派驻的支维和部队。 根据联合国的决议,联合国和非洲联盟将向达尔富尔地区派出2.6万人的混合维和部队(联非达团),以取代自2004年开始在达区部署的非盟维和部队。中国工兵在世界各地的维和行动中有很好的口碑,此次又应邀派遣了315名工兵分队,干修路、打井、建营房等苦活累活。 2月26日抵达尼亚拉时,中国工兵分队从非盟的过渡营地搬到联非达团超级营地才4天。从一条柏油路拐上近乎无路的沙砾地,车队卷起漫天沙尘驶向中国工兵的驻地。营房就地取材,用沙袋筑起了围墙。营地的四个角落上都设有哨卡,而在外围,尼日利亚的维和部队也设置了哨所,负责安全保卫。 刘贵今到达尼亚拉的个考察地点,就是中国维和部队。虽然才是2月份,营地的温度已经达到42摄氏度以上。风沙的时候,能见度只有几米。驻地的苦难不仅是40多度高温和无处不在的沙尘,还有疟疾病毒,以及毒蛇、毒蝎子、毒蜘蛛、毒蜥蜴等的威胁 分队营地修建过程中已经发现了六条毒蛇,还有长达十几公分的毒蜘蛛。 工兵分队的大队长上官林宏说,分队的后续装备3月初可运抵苏丹,后续的175人正在整装待发。 相对于中国维和部队的率先进入,其他联合国部队和装备的进驻仍不够迅速,并且苏丹政府和一些西方国家在维和具体事务上仍有分歧。 中方一位官员告诉,虽然混合维和的部署不尽如人意,但毕竟取得了进展。中国工兵已经部署,孟加拉的警察部队也已经进驻。而其他包括部队选址在内的技术性问题,也都接近解决或达成共识。他呼吁,所有参与方不要 唱高调 ,而是提供实在的帮助,比如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国家愿意提供维和需要的24架直升机。 达尔富尔需要基本的互信 访中国政府达尔富尔问题特别代表刘贵今 从2月24日凌晨3点飞抵苏丹首都喀土穆,到28日凌晨1点登上去巴黎的航班,刘贵今9个月以来的第4次苏丹之行备受瞩目。在前往苏丹之前,刘贵今抵达英国访问。62岁的刘贵今曾在非洲工作17年,从事非洲事务有近30年经验。在他看来,达尔富尔问题是非洲命运的一个缩影。 :西方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在达尔富尔问题上批评中国,甚至将其和北京奥运会联系起来,你怎么看? 刘贵今:我们不愿意与任何组织为敌。多数非政府组织和媒体是因为对中国缺乏了解,对中国有误解,但也不排除有个别非政府组织,思想还停留在冷战思维中。中国政府很乐意接受各种批评,那怕有一点点道理 即使没有道理,那怕是出于善意的,我们也会虚心听取。 将北京奥运会与达尔富尔问题联系起来,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奥运会不是中国自己的奥运会,是世界共同的奥运会,如果有人将奥运会政治化,出于短见去纵容、默许这种立场,长远来看是危险的,对奥林匹克精神是极大的危害。 :为什么选在此时访英? 刘贵今:这是我担任特别代表后首次访英,去年曾接到邀请,但是没能成行。我的访问不是为了减轻自身的压力。 英国之行,我的印象是英方愿意在解决达尔富尔问题上做出自己的贡献,英方与苏丹有历史的联系,觉得有义务为解决达尔富尔问题做些事情。 但很可惜,苏丹和英国之间缺乏限度的互信,相互之间有怀疑和疑虑。西方国家如果真正想帮助达尔富尔人民,他们应该同苏丹政府建立起码的互信。中国同苏丹有良好的关系,中国同主要西方大国有良好的关系和沟通的渠道,可以发挥一点点桥梁和传话人的作用。 :你了解到苏丹政府如何看待达尔富尔问题? 刘贵今:我的印象是,苏丹政府不是不愿意解决问题。尽管外界对苏丹方面有批评和指责,但是苏丹方面愿意加强沟通和对话。很多苏丹的高官告诉我,达尔富尔的问题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人民是自己的人民,如果长期不解决,受苦受难的是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苏丹方面也有些抱怨,有些重要问题没有同他们进行协商,造成了一些误解,这些误解也造成了解决苏丹问题的复杂性。我感到高兴的是,苏丹政府采取了主动,愿意改善同西方国家的关系。 中国认为,解决达尔富尔问题的根本途径是政治途径,是通过平等的协商和对话来解决达尔富尔问题,我们反对动辄对别国进行制裁和禁运;其次,苏丹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应该得到尊重;解决问题的主渠道应该是联合国、非盟和苏丹政府的三方友好协商;中国认为不仅应该重视维和,而且应该对达尔富尔的发展和重建给予足够的重视,从根本上解决达尔富尔问题。 :解决达尔富尔问题目前的困难何在? 刘贵今:达尔富尔目前的人道主义状况有所改善,混合维和行动已取得进展,遗憾的是几个月来政治进程目前陷入停顿。五个主要的抵抗运动派别中,只有两个愿意回到谈判桌上来。在中国对苏丹政府施加积极影响的同时,西方大国也应对那些拒绝参与和谈的抵抗力量施加影响,因为这些反对派领导人都生活在西方国家的首都。 :中国斡旋、推动达尔富尔问题的解决,西方有评论认为中国正在放弃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政策,你怎么看? 刘贵今:我们不是施加压力,而是发挥积极的影响力,是以伙伴的身份平等对待,在有些问题上,我们也直言相告。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苏丹问题时,我们强调苏丹的主权必须得到尊重。我们在解决达尔富尔问题时,没有干涉苏丹的内政,同时作为负的大国,我们也积极地,建设性地介入,做出我们的贡献。


有营业执照开微商城
个人微信开店怎么开
小程序管理
本文标签: